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笑傲之富貴逍遙》-第七十九章 林家故居分享

笑傲之富貴逍遙
小說推薦笑傲之富貴逍遙笑傲之富贵逍遥
在船上飘了三天三夜,王富贵脚跟一着地,整个人都有些眩晕,倒不是他水性不好,而是那撑船大汉行舟太不稳当,昨日以来,或是他催促得有些过急了,为了快些,这船整个都在打飘摇晃。
望着远去的客船,王富贵重重叹了口气,他有朝廷驾帖在身,早知如此还不如走个官道,也好少受一些无妄之灾。
悔婚之前爱上你
三 生 三世 十里 桃花 劇
离开码头,王富贵直接径往林家上文向阳故居而去,此刻正值晌午,见四下无人,王富贵轻车熟路就这么越墙而入。
这屋子兴许是有人来过了,入眼之处皆又被打扫收拾的痕迹,王富贵推门而出,走到了当初投放袈裟的枯井之处,那块大石依旧被压在井口,看来仍未被移动过。
“嘭”的一声,王富贵一掌将其拍碎,一根两指粗细的麻绳引入眼帘,将绳子往上拉拽,不多时,一个包裹便被提了上来。
“两位朋友出来吧,东西在我手里!”王富贵忽冷不丁地轻笑道。
忽听得东侧的墙头之后传出哈哈一笑,一喝道:“东西留下,留你全尸!”那声音异常洪亮,随后一道身影直扑过来,势疾如风。
王富贵暗自冷笑,左手将包裹提起,右手双指并剑,欺身而上,来人钢刀只拔出一半,王富贵两只手指已向他眼中插去,那人只得放脱刀柄,连连后退。
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鱼龙服
便在转瞬之际,忽听得一声长喝,西侧又有一人跃下,拍出一掌,王富贵此刻似后背长了一双眼睛,头也不回,右手忽成爪状,挥手一爪狠狠地照着来人门面挥去。
那人一愣,急忙回招,双手交叉抵御。听得“嘿”的一声,那一阵龇牙咧嘴人踉跄落地,其双臂之上竟多出了几个冒血窟窿。
逼退二人,王富贵盯眼瞧去,那二人都是五十来岁年纪,一个秃头,另一个却满头白发,此刻皆一声黑袍,一派日月神教的打扮,王富贵颠了颠手中的包裹,笑道:“白头仙翁卜沉,秃鹰沙天江,两位嵩山派的前辈在正派中也算赫赫有名,怎么做起了魔教的走狗。”
卜沉、沙天江被看破身份皆是惊恐,先前交手,短时间内,二人一伤一退,高低之分再是明显不过。
王富贵见二人不说话,淡淡说道:“左盟主如要辟邪剑谱,又想栽赃魔教,其实也大可不必,想要直接过来拿便是了,今日你们只要赢过我,辟邪剑谱双手奉上。”
二人一愣,随之倏地暴起,这两人的配合当真天衣无缝,预谋已久的这两刀,来得当真便如雷轰电闪一般,王富贵虽急急后跃,但依旧被擦破了衣袍。
这两名嵩山派的宿老刀法快极,一招既已得手,第二刀跟着砍到,其上附着浑厚的内力,更是使得刀光喷薄而出,刀光吞吐间,杀气四溢。
王富贵虽不惧二人,但对于他们的刀法也是十分钦佩,这二人联手的功力恐怕远远超过了其他四岳掌门,左冷禅的肆无忌惮倒也情有可原。脚尖一点,凌空一纵,当下飘然而起,半空中转身而击,只见他单掌急急拍出,一道道炽热的掌力与刀光相互碰撞,四周的石块、地砖顿时瞬间炸裂、四散而飞。
我 的 叔叔
卜沉、沙天江二人见状不禁变色,人影倏分,却不急于向王富贵进攻,却是一左一右相互成掎角之势,伺机而动。
“这倒不似嵩山派的路数,你们的步法招数却与昆仑派的正两仪剑法一样,均从四象八卦中变化而出,都有八八六十四般变化,我一直以为你们嵩山派的剑法掌法厉害,却不想你们的刀法同样精妙!”王富贵虽赤手空拳,在二人刀光之间却好似闲庭信步,掌、指、拳、爪随意击出,或是阴柔、或是沉猛,每招每式都拿捏得恰到好处。
卜沉、沙天江二人见他空手对双刃游刃有余,均是一惊,互相使了个眼色,双刀力道齐上,招数更狠更绝,一上一下将王富贵周身封住。王富贵面色沉稳 ,眼中寒光一闪,右手凭空一抓,卜沉手中钢刀一震,几乎脱手飞出,同时包裹脱手向天空一抛,左手一指,劲力吞吐,正中沙天江拿刀的手腕,一下吃痛,钢刀滚落在地,这时那包裹又重新回到了王富贵的手中。
“好厉害!”卜沉心中惊恐却无投降之意,翻身一扭,闪身而过,他这一闪一让迅疾之极,竟是让王富贵也大吃一惊。
王富贵身子一侧,险险避开当胸一刀,手指猛张,五指便犹如五根钢柱,一声惨叫响起,卜沉胸前凭空出现五道血柱,洒起一片血雾 。
一人既死,王富贵转身来到沙天江面前,还未开口于,便见沙天江嘿嘿一笑,跟着凄然道:“我们兄弟二人横行江湖,罕逢敌手,当真不知天外有天,尊驾的武功当真是惊世骇俗,佩服佩服,我俩死了也算是个明白鬼了。”
王富贵见他虽废了一只手,仍是气概昂然,敬重他是条汉子,说道:“其实在下与两位素不相识,方才也是自卫失手,真是对不住了,不如我卖左盟主一个面子,咱们就此别过,如何?”
文豪野犬BEAST
沙天江森然回道:“兄弟既死,我秃鹰岂是贪生怕死之人?”说完,他左手一翻,一柄匕首插入了自己心窝。
“你这又是何必呢?”见沙天江自裁于面前,王富贵无奈摇了摇头,将手中包裹打开,真是录有辟邪剑谱的那件袈裟。
抚摸着袈裟,王富贵也有些感慨,也不急着动手毁去,只是静静地站着。
不多时,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王富贵抬头望去,正是许久未见的岳不群等人,那身后的华山弟子大多认得,劳德诺、陆大有、施戴子、高根明、陶钧、英白罗、舒奇,林平之和岳灵珊手牵着手站在了宁中则的身后,其余面生的应是后来才招的弟子。
“梁发呢?”不等众人开口,王富贵便出乎意料地问了一句。
“四师兄在途中被人杀害了。”见无人回答,以前与王富贵关系最好的陆大有低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