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肉身橫推!你管這叫亡靈法師? 愛下-第85章 不能輸的理由分享

肉身橫推!你管這叫亡靈法師?
小說推薦肉身橫推!你管這叫亡靈法師?肉身横推!你管这叫亡灵法师?
“该结束了。”
乔榆朝着顾宿走了过来。
“结束?是该结束了。”
顾宿抬起了头,双眼一片猩红,他朝着台下的师韶容看了一眼。
“乔榆,这场对决我不会输的,我有,不能输的理由!”
乔榆一指台下的师韶容。
“她也说她有,但她还是输给我了。”
师韶容:“……”
“呵呵,你根本就不明白!”
顾宿的状态和刚刚有了很大的不同。
“几千个日日夜夜的念想。”
“我甚至每天都会偷偷许愿让她不要喜欢上别的男孩子。”
“现在这座冰山好不容易有机会成为我手里的冰淇淋,我绝对不会错过这次机会!”
“为此!即便是献出生命我也在所不惜!我已经有死的觉悟了!你呢乔榆?”
顾宿的眼中红光大盛。
“这样啊。”乔榆摩挲着下巴:“那她和你妈同时掉水里你先救谁?”
顾宿:“……”
“而且啊,她只是说打败我和你在一起,又没说在一起之后不跟你分手,你图啥呢?”
顾宿:“……”
“就算真的在一起了,你能保证将来孩子是你亲生的吗?”
顾宿:“……”
“还有……”
“住嘴!竖子安敢坏我道心!”
顾宿大声厉喝,他不敢继续让乔榆说下去,他怕再说下去他就不想打了。
“乔榆,你应该感到荣幸,这一招本来是我准备留到争夺状元的时候使用的!”
渴求游戏的神
顾宿抬手召唤出四个暗影仆从环绕在他身边。
“献祭·暗影之噬!”
四个暗影仆从化成黑色的不明物质融合到顾宿的身上,顾宿裸露在外的皮肤浮现一道又一道的暗金色纹路。
“啊!”
顾宿嘶吼着,仿佛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他黑发飞舞,仰起头看着天空,眼中闪烁着猩红的血光。
“即便是初阶的体修也不可能打赢这个状态下的我,乔榆你拿什么和我斗?”
“你的死期……”
“偷袭!”
砰!
顾宿的身体像是一颗炮弹一样被乔榆踹飞了出去,将擂台犁出了一条长长的划痕。
“好硬!”
这是乔榆的第一想法,顾宿融合了那四道暗影仆从后,似乎也拥有了暗影仆从的特性。
“不讲武德,你找死!”
顾宿用力一蹬地,擂台被他踩出了一个大坑,整个人像一颗炮弹一样冲了过来。
“咚!”
两只拳头撞击在一起,带起的劲风将周围的灰尘都吹散。
一击不中,顾宿扭身一个鞭腿就抽向了乔榆的脑袋。
乔榆抬手格挡,巨大的冲击力让他整个人都飞了起来。
顾宿得势不饶人,伸手拽住乔榆的脚踝又将他拽了回来。
乔榆借势一拳打在顾宿的胸口,打得顾宿连连后退,自己也掉在了擂台的地面。
在场所有的看众都愣住了。
“那个是法师系的擂台,对吧?”
“为什么法师系擂台……两个法师在肉搏啊?”
“有没有一种可能,现在的法师比较流行玩近战?”
“真是小刀剌屁股,给我开了眼!”
在法师系的擂台上看到两个法师在肉搏,这种行为后面有没有来者他们不清楚,反正肯定前无古人。
“这不可能!你到底用了什么妖法!”
顾宿猩红的双眼里满是惊悚,他吸收了四个暗影仆从居然也只能和乔榆打个五五开。
要知道他的暗影之噬可是有时间限制的。
想到这里,顾宿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
“这是你逼我的!献祭·暗影之噬!”
顾宿又召唤出了两个暗影仆从供自己吞噬。
他身上的暗金色纹路开始向着红色转变,红的像是要滴出血一样。
“胡闹!顾宿快停手!”看台上的邰学真大声喝止。
纹路通红,这代表着顾宿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承受的极限。
这对身体会造成难以修复的伤害。
“停不了!”
顾宿紧咬着牙关,硬生生将两个仆从吞噬。
“我也有,拼上性命也要去争取的东西!”
乔榆扭过头看向台下:“师韶容对吧?顾宿说你是个东西。”
师韶容:“……”
“闭嘴,她不是东西!”顾宿连忙解释。
“什么?”乔榆大惊失色:“顾宿他说你不是个东西!”
师韶容:“……”
“你给我死!”
顾宿直接冲了过去,他要撕烂乔榆的嘴。
“砰!”
没有任何技巧,两人以伤换伤,一拳狠狠打在了对方的面门。
顾宿的脸瘪下去了一块,乔榆直接血如泉涌。
没有防御力空有血量的他在贴身肉搏的时候还是十分吃亏的。
“闪电五连鞭!”
顾宿强势追击,舞动着双臂,连续快速甩出五记鞭手打在乔榆的身上。
乔榆被打得整个人高高飞起,又重重摔落在了地上。
“轰!”
被摧残的脆弱不堪的擂台直接被乔榆的身体砸出了一个大坑。
乔榆身上血如泉涌,很快就将整个坑都流满了,鲜血将乔榆整个人都淹没。
甚至还形成了一道小型的鲜血喷泉。
见到乔榆倒在血池内没有动静,气喘吁吁的顾宿总算松了一口大气。
他的身体也即将到达极限,不过好在自己赢了!
总不可能流了这么多血那个乔榆还能站起来吧?
他扭过头看了一眼台下的师韶容,露出了一个笑容。
看台上的观众都被吓住了。
往年的高考哪里出现过这种血流成河的血腥场面?
一个少妇捂住了自己孩子的眼睛,紧张兮兮的问道。
“流了这么多血,那个乔榆不会死了吧?”
“不清楚啊……太可怕了!闪电五连鞭是什么可怕的招数啊,把人打得流了这么多血!”
不远处的邰学真和洪建国两人面色同样变得十分难看。
“方市长,停止比赛吧,再打下去我怕出事!”洪建国率先开口。
佛曰佛曰 小说
“方市长,这一次我同意洪校长的看法!”邰学真深吸了一口气。
输赢现在对他们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两个学生千万不能出事。
万一顾宿和乔榆真的拼出一个好歹来,对哪一方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损伤。
“那判定哪个学生为苏城的法师系第一呢?”方标志皱起眉头。
“顾宿。”洪建国说道。
虽然他十分不愿意承认,但按目前的局面来看,确实是乔榆落在了下风。
“好!”
方标志站起身刚准备终止比赛。
“哗啦!”
一道身影径直从血池里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