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一品紅塵仙-93、半步武尊鑒賞

一品紅塵仙
小說推薦一品紅塵仙一品红尘仙
“似乎出事了。”玄月望着空旷的街道,似乎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强烈煞气,眉头一皱,严肃出声。
“确实!”月灵闻言点点头,她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不过想到自己如今也是武宗九重巅峰的大高手了,再加上丹田中可焚万物的圣焰,此刻,对于眼下未知的危局她并没有惧意,相反目光中还带着几分跃跃欲试。
“此地不宜久留,必须马上离开这里!”玄月望着月灵满脸警惕的开口。
经过方才施展剥夺摊主体质的秘术,此刻的她修为大损,战斗力疯狂下降。
如果这个时候战斗,于她而言只有害没有益。
“嗯。”月灵也清楚这一点了,便点点头,扶着玄月离开。
不过没走几步,一道男子的声音便由远及近的响起:“前方何人!”
突如其来的叫喊,将两女吓了一大跳。
缓缓平复心绪,两女这才寻声望去,不过当她们看到来人,顿时脸色一变。
只见来人是九名身着黑色铠甲,一名身着银色铠甲,手持长剑一副军士打扮的人迅速从远处飞驰而来 将二女团团包围。
银甲人一身法则气息缭绕,赫然是领悟了法则之力的半步武尊。
而那九个黑甲人虽然比银甲人的修为弱不少,不过清一色都是武宗九层巅峰。
“有大麻烦了!”看着包围自己的那些人,尤其是那个散发着压抑气息的银甲人,玄月脸色一白,双目满是凝重的开口。
“哼。”月灵对此却不以为意,她巴不得有麻烦呢,这样刚好可以试试突破后的实力。
“你们是何人!为何戒严了还走在大街上?”那银甲人满脸阴沉的走了过来,看向月灵二女目光凌厉的喝道。
“这……”玄月闻言面露难色。
月灵也是很无语。
这话问的,让她很不好接。
如果回答:出来逛街。
哼,准打起来!
如果回答:探亲访友?
嗯,这个借口似乎不错,可全城都戒严了,街上几乎都没什么行人,探哪门子亲?
一瞬间月灵脑海闪过无数念头,可无一例外都是不可取的。
那么,就没办法了,只能动手了!
心知不能善了,月灵娇喝一声,浑身灵光爆闪。
不过还没等攻击呢就被玄月拦住了。
“巩固体质要紧。”
“这……”月灵闻言一脸犹豫,虽说她知道玄月是为自己好,可眼下有这么多武宗九重巅峰…
多好的练手条件啊,她还真有点舍不得。
“稳固根基!不要让我劝第三次。”玄月修行万载何等眼光,一眼就看出月灵的想法,不仅脸色一板,目光阴沉的传音警告。
“这……好吧。”见玄月面色越来越冷,月灵一阵心虚,只得答应了下来。
“如此甚好。”见月灵听劝,玄月无比满意的点点头。
“走!”随即看了一眼银甲人,运转残存的真元,抓住月灵的肩膀向上空一跳,顿时便消失在原地。
而那些人根本就没料到二女会跑,而且还跑的如此迅速,如此突然……
一时间瞠目结舌,惊愕不已。
“逆贼休走!”几个呼吸之后,那九人率先回过神来,当他们看到二女呆的地方空空如也,顿时勃然大怒,纷纷出手便轰击起那个位置。
这时银甲人也回了神。
当他看到九个手下发了疯似的攻击空气,体内的真元不要钱的消耗,只觉脸上一阵滚烫。
他做贼心虚的看了一眼周围,见并没什么人,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而那九人却不管他的脸面,依旧在那里自嗨自乐。
望着这一幕,银甲人脸色越发涨红,心中一忍再忍忍无可忍!
“够了!”银甲人气运丹田大声咆哮一声。
九人闻言被吓一跳,忙转头望去,见头儿的脸色黑如锅底,阴沉如水,心中一咯噔,连忙停手。
“一群废物!”看着一脸“正色”的九人,银甲人心中的怒火足以焚烧万物。
“头儿息怒!”九人见状心中一跳,虽然不知道头儿抽了什么风,但还是跪在地上,一脸“正色”的等着头儿的训话。
“哼!”银甲人冷哼一声,随后不再看他们。
“能如此神乎其神的离开,这两个女人怕是不简单啊。”看着月灵二女之前待的位置,银甲人满脸惊疑不定,心中忌惮不已。
对于毫无真元波动的凭空消失,他自衬身为半步武尊的自己都无法做到的。
至于空间法则领悟者能否做到?
能!
可就算能做到也要出现真元波动。
由此可见,这两个女人的修为到底有多可怕。
“难道是武尊?”想到这,银甲人心中一颤。
“但愿不是敌人,否则大事危已。”
……
月灵只觉眼前一晃,便回到了玄月的家中。
月灵的卧房前庭
“噗嗤……”两女刚一出现,玄月便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气息迅速萎靡下来。
“你没事吧?”月灵见状面色微变,连忙释放灵识扫进玄月体内查看。
不过令她奇怪的是,玄月的身体除了十分虚弱以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发现。
“我得先去恢复一下了,你且在此巩固体质修为,此处有顶级阵法守护很是安全。”玄月满脸苍白的看着月灵,淡淡的开口。
“嗯!”月灵闻言点点头。
“那一会见。”玄月满意的点点头,随后一晃身消失不见。
月灵看着玄月离去的位置久久不语。
良久,她才转身进了自己的卧房。
看着眼前简朴的摆设,月灵心中竟说不出的宁静。
“哎呦,这床好咯……”月灵几步走到床前坐下,刚想运转灵力修行,便感觉到腚下面十分的咯。
她灵识扫了好几圈,也没发现床上有什么异常。
无奈之下,她只得将棉被垫在地上,这才盘膝而坐闭上双眸,开始巩固体质。
巩固先天之体的过程十分顺利。
很快,她便彻底融合了先天之体,正式跨入武宗大圆满之境。
“从现在开始,我月灵,也是一方强者了!”感应了一下体内那庞大到吓人的灵力存储,月灵粉掌紧握心头激动不已。
“一上午不见就突破武宗大圆满了,厉害厉害!”就在这时,空气中忽然响起一道女子的轻笑,随之一名红裙女子从空气中走出。
这名女子有着一张白皙小巧的瓜子脸,五官精致而妖艳。
鼻梁高挺,薄唇粉嫩。
小巧的樱唇哪怕没有涂唇彩,也依旧粉红漂亮泛着水润的光泽。
青丝无风自动,如诗如画缥缈如仙。
明亮的桃花眼带着魅惑众生的笑意,水润雾蒙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如果不是浑身上下几乎透明,就这姿容,哪怕绝代妖姬都有过之。
“你来了。”月灵看到神出鬼没的慕容雪,淡淡的开口“我刚好有事找你。”
“什么事?”慕容雪闻言点点头,随之满脸疑惑的问道。
“武尊晋升需要武宗大圆满之境外加领悟法则之力,可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似乎无法领悟这个世界的法则之力,该如何解决?”月灵将心中的疑惑全都说了出来,随即直勾勾的盯着慕容雪。
“虽然很想帮你,但很抱歉!对于你说的情况,基本上没有办法。”慕容雪闻言摇摇头,虽然很想帮助月灵,可她并不想欺骗她。
慕容雪说完,忽见月灵一脸狐疑的望着自己,顿时心中一咯噔!
转生后的委托娘的工会日志
生怕她误会自己,连忙又开口解释道:“慕容飘雪那个老匹夫你想必知道,他在几百年前就突破了武宗大圆满之境,可惜本源与此方世界有所冲突,迟迟无法跨过那一步,最终因为没有突破武尊,被月长风杀死魂飞魄散!”
“原来如此!”听闻此话,月灵的面色这才缓和下来。
她方才还真在怀疑慕容雪是不是故意隐瞒自己,不过当慕容雪说起慕容老祖的经历,她才打消心中的怀疑。
“既如此,那不修法则呢!”月灵目光一闪,淡淡的开口。
“不修法则是突破不了武尊的。”慕容雪摇摇头。
“未必。”月灵冷哼一声,随后缓缓的站起身,走到窗边,忽然骤然转头,似笑非笑的望着慕容雪道“你来找我不只为了说这些吧?”
“聪明。”慕容雪夸赞一声,随即面色逐渐严肃起来:
“你因该知道全城戒严了吧。”
“知道,不过那又如何呢?”月灵闻言点点头,不过紧接着又眉头一皱。
“根据我的了解,今天上午落月国一品左丞相伙同右丞相国师戒严全城,调动京基几十万大军,似乎要行那造反之举。”慕容雪淡淡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月灵闻言目中一阵了然。
“不过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月灵目光紧紧的盯着慕容雪,满脸的疑惑。
“造反就会生灵涂炭,生灵涂炭便是魂珠诞生之时。”慕容雪微笑着开口。
不过虽然笑面如花,但语气却阴森无比,令人遍体生寒。
“好计策!”月灵闻言目光一闪。
“那我要不要找他们合作呢?”月灵试探性的问道。
“他们都敢造反了,你觉得你主动去找他们合作,他们会是何种反应?”慕容雪闻言却似笑非笑的看了月灵一眼,意有所指道。
“灭口!”月灵闻言下意识开口,紧接着她的脸色一红,心中羞愤欲绝。
这么浅显的道理,自己居然没想到?这……
“不能去和叛军合作,那么就只能去找落月皇帝了。”月灵透过窗户看向远方的万家灯火,美眸微眯淡淡的开口。
“没错。”见月灵智商忽然在线,慕容雪微微有些诧异,不过倒也没说其他的。
“既如此,那我现在就去吧!”月灵说着,便要离开。
“且慢!”慕容雪闻言却是拦住了她,“现在街上有很多巡逻的半步武尊,不能现在去。”
“……那要何时去?”月灵很想说自己有空间法则,任何时间都可以出去,不过转念想到这慕容雪底细不明,还不知最后是敌是友,便没有说出。
“最起码,也要等到晚上。”慕容雪闻言,略微一思索,便是说道。
“那就依你所言。”月灵点点头,随后原地盘膝而坐,再次进入修炼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