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傲嬌王爺的軍師王妃-第十七章 戰亂起,林馥郁組建侍衛隊相伴

傲嬌王爺的軍師王妃
小說推薦傲嬌王爺的軍師王妃傲娇王爷的军师王妃
所有军官进入议事厅的时候,看见林馥郁站在这里,都带着好奇而又猥琐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打转,田博一记狠戾的目光向他们扫射过去,有些人消停下来,有些人不忿的哼哼着,像只发情的公猪。
“怎么?娘们儿都可以进入议事厅了?真晦气!”一个身材粗壮,脑袋有水桶那么大,一脸大胡子茨拉着,声音响如洪钟,鄙夷的看着林馥郁,冲着地上啐了一口痰。
“晦气?你很有种啊!”田博刚想发作,林馥郁抬手阻止了他,勾起唇角,似笑非笑地走到那人面前,“你有本事跟皇上说去,说他派出来的巡按御史是个臭娘儿们。”
“巡,巡按御史?”胖子的脸涨得通红,不可思议地扫视绝美的林馥郁,使劲儿的咽了口口水,“属下不敢。可,可皇上派个这么美的巡按御史,不是让老子犯罪吗?”
“老赵,闭上你的臭嘴。”孙津南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呵呵,无碍,赵大人是个真性情的,我不会怪他,但是······”林馥郁眼神如刀,话锋一转,“不要小瞧女人,开始议事吧!”
城门史孙津南拿出布防图,详细地介绍了一下岚州的人口分布,军力部署以及军械库军械数量……
“这些远远还不够!我们的数量远远不足于敌人,所以我们需要大量的士兵,更需要大量的武器。”林馥郁扶额思索,就这点儿兵力与武器,怎么可能与人家五万多的正规大军抗衡?
“没办法,目前只有这么多了!”孙津南摇摇头,一脸的无奈。
“岚州必须保住,士兵不够,就在城中征兵,男女老少全部动员起来。”岚州相当于天辕王朝的门户,如果岚州被攻下,那敌人就可以长驱直入打入王朝心脏之处。
“女人生孩子做饭还行,打仗怎么可能!”老赵憨憨的又开口了,他还是对女人议政的事情耿耿于怀。
“再说一遍,别小瞧女人,你们男人做不成的事情,女人都可以做,女人狠起来,可没你们男人什么事儿。”林馥郁不忿地瞪了老赵一眼,懒得与他再过多的辩驳,用事实说话,才能重重的打他的脸。
“可以在城中征兵,但武器不够呀,总不能让士兵赤手空拳的上战场啊!”孙津南拧着眉头,双手抱胸,沉思着。
“哼——”林馥郁冷笑一声,她平时看的书,总算有用武之地了,随手打了个响指,此动作一出,所有的男人都转头看向她,她贵门淑女的形象直接用来扫地了,可她不在乎,“武器不够,那就跟我们的敌人借呀!”
“哈哈哈,是乌兰军傻,还是你傻了?”小个子军士嘲讽地笑了起来,感到周围的氛围不对,尴尬地闭上了嘴。
“我说的借,不是直接跑到乌兰军那里跟人家说,‘喂,我们武器不够,借我们点儿呗?’”林馥郁幽默地化解尴尬,所有人当面不敢嘲笑,却低着头偷偷地捂着嘴,抖动的肩膀出卖了他们,林馥郁轻咳一声,正了正神色,“乌兰的探子肯定已经摸过我们的底细,所以,我们每一名的士兵都是最宝贵的资源,城墙上每一个哨位都放一个穿着士兵服的假人,在乌兰国发起攻击的时候,我们的人全部隐藏,他们射过来的箭,我们要全部回收,这样,我们就有取之不尽的箭来用。你们想想,这个法子可能用?”
“借箭?”孙津南似乎想到了什么,展颜一笑,高兴地在桌上重击一掌,“七夫人果然好计谋!”
“你,过来,马上去告诉老李,让他赶紧弄些假人,一定要伪装得像一些!咱们问这些乌兰贼人借些箭来用用!去,快去!”孙津南一脚踢在那名士兵的屁股上,士兵揉揉屁股,笑着跑了下去。
“还有,外面还乱着,派一队官兵去捉拿奸细,如果不把内祸解决掉,我们没办法安心应敌!”林馥郁继续阐述着她的想法,“可以下告示,专门派一队人,挨家挨户地查户籍文书,不在册的,不管是不是奸细,一律都抓了!所有百姓严守门户,不得私自外出,随意外出者,斩立决!趁机偷盗者,闹事者,斩立决!”
“真不愧为寿王爷的夫人啊”孙津南一脸的惊讶,上下重新审视林馥郁,“遇事临危不乱,处事杀伐果断,您要是个男儿郎,那我朝又会多一员猛将。”
“谁说女儿身就不可以报效祖国了?”林馥郁瞥了孙津南一眼,继续盯着布防图的一处拧紧了眉头,试探性地指着那里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大战时,为了防止水源枯竭,还能取水开的侧门,很隐蔽,不是知根知底的,不会知道这里的!”孙津南仔细看了一眼林馥郁手指的位置,随机自信满满的笑着。
“不要小看那些探子,既然做了探子,想必也是有些本事的!”林馥郁习惯性地抚摸着耳垂,陷入沉思。
“夫人多虑了。”孙津南不以为意。
“田博,你带着王府的府兵埋伏在这里,一定要把它给我守住了。”林馥郁给田博直接下了命令,现在的他们,不能赌,必须保证万无一失。
优雅的野蛮大海
“七夫人,我们应该守在您的身边保护您!”田博直接驳回林馥郁的命令。
“真打起仗来,你能保护谁?再说了,我也不用你们保护,我有预感,这里保不住,岚州也保不住了。”林馥郁斜着眼睛看田博,当着他们的面,拆掉自己的钗环,一头如瀑布般的长发披散下来,手上动作不停,眼睛却盯着田博一动不动,三两下绾了一个男士的发髻,“现在的我,就是一名战士,不再是寿王府的七夫人了。”
兽妃天下:神医大小姐 鱼小桐
“七夫人——”田博皱起了眉头。
“好了,你就当这是军令,不容反驳。”田博张嘴好像还想再说几句,但林馥郁抬手制止了他。
“是——”田博非常的不情愿,愤怒掠过了他的面孔,嘴唇抿成了阴沉的一线,咬牙接受命令,他认为林馥郁之所以这么做,是想把他支走。
孙津南和众位将士相视一笑,显然是对林馥郁做的决策不认可,觉得她多虑了,这个位置不是谁都能找得到的,更何况是乌兰异族。
众人碍于林馥郁的身份,互相交换一个眼神,阳奉阴违的领了命令,各干各的事情,没有人愿意再被一个没上过战场的女人指挥,那简直就是浪费时间,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林馥郁也看出了自己的尴尬处境,最后接受田博的安排,王府的府兵一半人跟着田博看守侧门,一半人跟着林馥郁,保卫她的安全。
同时,林馥郁整合了杨绸留下来的府衙的侍卫们,把他们全部编进了自己的护卫队里。
“我知道你们不信任我,不仅仅因为我是女人,而且还是个只会躲在屋檐下等着别人伺候的贵族废物。”林馥郁双手交握于身前,身姿挺拔,此时的她已经束起长发,身穿铠甲,手执长剑,腰间别着弹弓,俨然成为一名即将出征的战士,“可我知道,乌兰贼人不会同情我是个女人就放过我,不会认为我是个贵族就优待我,如果我躲在闺房里,换来的,只有耻辱,用一生都无法洗刷的耻辱。所以,我为何不拿起刀剑与乌兰贼人一决高下,即使我被斩杀,那我也是英雄,不是躲着不敢见人的懦夫。我不强求你们一定要与我并肩作战,更何况你们也不是为了我而作战,为了你们自己、为了你们的家人、为了你们的荣誉。拿起你们的刀剑刺向敌人,想上阵杀敌的,就站出来跟我走,不想的,就留下。”
淫蕩的妻子們
“俺要去!俺要为俺姐报仇!”一个大概只有十五六岁的男孩子,紧握手中的长刀,眼神坚定地走了出来。
“俺的家人也是被乌兰贼人杀死的!俺去。”
“俺也去······”
“俺也去······”······
府衙的侍卫们纷纷站了出来,眼里充满了对乌兰国人的愤恨,而王府的侍卫依旧挺立在林馥郁的身后,不曾动摇。
“好,既然大家都决定了,你们就要时刻谨记,我们不是什么打杂的闲置队伍,而是一支纪律严明的正规侍卫队,所有人都要服从指挥,不得随意离队,更不能当逃兵,你们每个人的表现,我都会记录下来,杀敌英勇的,奖5两白银;战死的,安家费10两白银;逃跑的,处死;偷奸耍滑的,鞭笞20。可都听明白了?”
“夫人,真的会给这么多银子吗?”众人窃窃私语,显然对于林馥郁的大方举动,他们有些怀疑。
萬古最強宗 江湖再見
小说
“今日所说,句句属实,英勇的奖,懦弱的罚,如有违背,如此砖瓦。”林馥郁倔强地扬起下巴,取下腰间的弹弓,从袋子里掏出一颗铁珠,那是他央求田博给她弄来的,没想到这就派上用场了。
只见林馥郁举起弹弓,对准远处房顶的瓦片,‘嘭——’的一声,瓦片四分五裂。侍卫们惊讶地看着远处被打碎的瓦片,哗啦一声全部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我们誓死追随夫人,听从夫人调遣。”
“誓死保卫岚州。”林馥郁咽了咽口水,尽管喉咙干涩,心脏一下一下不受控制地跳动着,她将剑握得更紧,深吸一口气,带着几分成就感地高呼着。
“誓死保卫岚州——誓死保卫岚州——”在林馥郁激情澎湃地宣讲与震慑之后,侍卫们挥动着手中的剑,振臂高呼。
林馥郁带着斗志昂扬的侍卫们,大踏步走出府衙,他们排着整齐的队伍,俨然一副正规军的架势,引来不少人的侧目与窃窃私语。
这些他们都不在乎,他们在乎的,是杀多少敌人,如何在残酷的战场上活下来,获得属于自己的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