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大夢道術 ptt-第197 黃雀被廢熱推

大夢道術
小說推薦大夢道術大梦道术
这一次,他没有冒险,他知道这次自己绝对无法抵挡。
黄雀怒不可遏,道:“混账,有本事接我这剑!”
他的脑子有些不灵了,见柳忍飞退,像是逃跑,他立马一推干将,让干将自行攻击而去。
然后,令人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
只见,干将竟然飞去了苏星的跟前。
干将的速度飞快,如同闪电一般,吓的刘云惨叫着奔逃。
星湖圣人和刘济等人大急,以为黄雀是要杀了苏星。不过,就在他们要起身之时,干将忽然稳稳的落在了苏星的手里。
“咦,这不是神女姐姐送我的干将吗?怎么跑去了他那里去了?”苏星装模做样的囔了起来,“喂!黄雀师父我问一下,我的剑怎么会跑到你手里去的啊?!”
苏星扯着嗓子问。
此言一出,如同一个炸弹炸响,所有人都大惊不已。
刘子弦更是莫名的看向张青青,而张青青眉头拧紧,隐隐有了一种更加不好的想法。
黄雀完全懵了,他心头发寒,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噩梦之中,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玩弄他一般。
“不好,难道我是在做梦?”黄雀忽然自语了一声。
同在台上的柳忍听了,忍不住道:“师兄,你真是疯了!居然窃取自己徒弟的剑为己有,我看你收他为徒为假,夺他的剑才是真啊!”
这一句话如同又一个炸弹,在所有人的耳中炸响。
“黄缺这是怎么回事?”
星湖圣人真的怒了,直接指名道姓的质问了。
“外公,还用问吗!苏星哥哥昏迷不醒或许也是他搞的鬼。苏星哥哥已经跟我说了,他当时凭着蓝麟兽和这把玄器,利用王毕大意的心里,杀了王毕,不过杀王毕时,它也受了严重的反噬昏厥了过去!”
刘云及时助攻。
“苏星,可有此事?”星湖圣人问苏星。
“有!大蓝为此还重伤。你们看!”苏星指着大蓝道:“它的羽骨本是坚韧无比,鳞甲更是一般灵剑都无法伤得了,但是为了帮我挡住王毕的剑,受了非常重的伤,而我用尽所有的力量,刺出了一剑,才杀了王毕!可惜,我一直昏迷未能醒来,之后更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当我醒来,发现我的剑不见了,蓝麟兽居然被人种了兽印,好在神女姐姐曾经交给我过解除兽印的办法……”
说着,蓝鳞兽跑到了苏星的身旁,眼泪汪汪,十分委屈的样子。苏星就摸了摸蓝麟兽的额头,以示安慰。
蓝领兽又嗷呜一声,愤怒的朝着黄雀大吼。
这一声大吼的意思已经再明白不过了。
接着,萧仁也掷地有声道:“师祖,各位师伯、师叔、长老!你们不知道,我师父和我恰好经过丹仙子和苏星与天目宗三人大战后的地方。见不是死,就是昏厥,他就李代桃僵,假装自己救了他们。而因为苏星的剑是玄器,他也起了觊觎之心。其实苏星的丹田、经脉和神魂都是被他破坏的,蓝麟兽也被他种了兽印!更可恶的是,他再一次胁迫我,一起欺骗丹仙子,欺骗所有人!”
轰!
这不啻是又一个超级炸弹!
“混账萧仁,你个孽徒找死不成,胡说八道什么?!”
黄雀又惊又怕又怒。
别的他认,但是破怀苏星的经脉、丹田和神魂可不认。
萧仁冷笑一声,道:“师公,我被他下了巫蛊——奴颜婢膝蛊,不得不听他的话,幸好苏星找到了办法可以暂时控制蛊虫不发作,我才敢反抗!我萧仁发誓,今日要大意灭亲,揭发黄雀的十大罪状!”
萧仁说道激动处,都站在蓝麟兽的背上了。
现在由他主攻了。
“你个孽徒,我杀了你!”
黄雀听到这里害怕极了,萧仁知道他太多的秘密。
此前,他有小鼓可以控制萧仁,甚至可以让他瞬间心脉断裂而死,但现在小鼓没了就没法控制了。
黄雀说时,本命灵剑已经嗖的飞杀向了萧仁。
主角恋爱日记
“外公,他要杀人灭口了啊!”刘云大呼了起来。他早就准备好了自己的台词。
星湖圣人是至圣,那里会让黄雀撒野。只是手掌一动,黄雀的把那剑就被一股忽然涌起的黄色透明光墙给拦了下来,这黄色光墙正是星湖圣人控制广场之上的土之力凝聚而出的。
这一幕看得大家眼眸大亮,激动不已。
这就是至圣的力量啊。
与此同时,星湖圣人身形一闪,已经来到了黄雀的身旁。
这时的黄雀脸色苍白,心头发颤,他真的害怕了,他立刻就要逃跑,不过,还没哟等他飞起来,胸口就结结实实的中了一道掌风。
口中鲜血飞洒,黄雀直接从台上摔去了台下。
砰的一声落地之时,黄雀再次口吐鲜血,浑身像是散架了一般,提不起半点灵力,他已经被星湖圣人封住了丹田。
星湖圣人对萧仁,道:“萧仁,你且慢慢说来,这孽徒到底都有些那些罪状?”
萧仁看了一眼苏星,苏星吹了声口哨,天空中飞来了一只云纹鹤。
驾驭云纹鹤的真是郑浩,郑浩的身后坐着一个带着帷帽的女子,看不出面容。
刘子弦见是郑浩,立刻惊呼:“郑……浩,你怎么来了?”
郑浩笑了笑,没有回应,而是让云纹鹤落地,然后小心的扶着身后戴着帷帽的女子下来。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他们,整个诺大的广场鸦雀无声。
黄雀看到女子,眼里瞬间显出了无尽的恐惧。对这个女子的身形他太熟悉了,那是被他囚禁了10年的女人啊。
星湖圣人和刘济的呼吸开始急促,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们在猜测,但是隔的时间太久,又不敢相信,不过,他们的眼眶已经在发红了。
刘子弦的美眸里更是泪珠盈盈,行将涌出,就是握住张青青的手都在不住颤抖,握的张青青的手指都发白了。
“娘!”
当女子撩起帷幔,露出一张依然美丽,但是有些憔悴又满眼泪花的脸时,刘子弦终于抑制不住的冲过去,扑在了她的怀里。
刘济和星湖圣人则嘴唇不断蠕动着,但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刘云见姐姐扑倒娘亲的怀里,也冲了上去,随后反应过来的刘济,也冲了上去。
一家四口抱头痛哭,场面感人至极。
最后,周韵又哭着扑倒在了星湖圣人的怀里,喊着:“父亲!孩儿不孝,让父亲担心了!”
星湖圣人以为自己的女儿已经死了,现在能够重逢,简直是上天赐福,激动道:“韵儿这怎么能怪你!是为父无能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周韵嚎啕大哭之余,小腹发疼,就请星湖圣人解开至极被黄雀封锁的丹田。这是黄雀的独门手法,还非得星湖圣人这样的高人,才有本事解开。
随后,周韵怒视倒在地上的黄雀,眼圈通红道:“黄缺!你个畜生,要不是苏星、郑浩他们救我,你是不是准备把我囚禁到死?”
此言一出,就什么都不用多说了,这是黄雀干的。
刘济立刻冲上去猛然一脚踢中了黄雀的小腹,这一脚异常之重,他不知道自己的夫人受过什么非人的遭遇,但隐隐觉得有些不妙,所以先踢一脚再说。
刘云当然也冲了过去,只是速度没有他老子快,不过,他踢了不知道多少脚,最后都有些累了。
黄雀不住吐血,浑身也不住颤抖,也不住喊着:“师傅…..饶命,师兄…..饶命,师妹……我错了!”
“孽畜!”星湖圣人气的脸色都发白了,他对着萧仁道道:“萧仁,你继续!”
萧仁继续了。
大家是怒不可遏,义愤填膺,恨不得都上去踢上两脚,打上一拳。
随着罪状揭露,那两个被黄雀控制的超凡中期长老也跪了下来。他们见萧仁没事,所以也加入控诉的行列。
那两人其实也干过一些坏事,但现在全部归到了黄雀的身上。
黄雀的干过的坏事简直罄竹难书,罪不可赦。
最后,黄山派的那名男子也道:“星湖圣人,其实我们夫妻是被他花言巧语骗了,又被控制的,他吹嘘说今天会成为副宗主,要我们来见证一下。他控制我们之后,就要挟服从他的安排,听他的话,成为他夺取星湖宗的帮凶,如果我们不听话,他就会杀了我们。我们担心已经中了他施下的蛊,只得假意应承。”
那名子女补充道:“他说他最终的目标是要夺取宗主之位。我们听了吓了一跳,以为他要趁你不备,刺杀于你!”
星湖圣人听到这里,心头又寒又痛,一时之间话都没法说出一句话。
紧接着,他凌空一抓,抓取了黄雀的储物袋,强行破开印记打开来看了,只见里面各类剑器、灵石、秘籍等东西多的不计其数,就是男女房事的淫秽之物都有一大堆。
他抓取了一本《西岭蛊录》的书,看了一眼,就把书丢给了苏星:“既然你对蛊术有克制之法,你且研习一下,回头把他们的蛊都给解了!”
“是宗主爷爷!不过!宗主爷爷,这里有把灵剑也是我的,那是神女姐姐要我送给心仪之人的。”
苏星要把承影拿回来,这可是他的战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