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天星恆裁-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五菱縣

天星恆裁
小說推薦天星恆裁天星恒裁
终于,在跋山涉水的艰苦行进后,林青平的三人成功抵达目的地——五菱县。
马恒羽大口喘着气:“累死了,累死了。这该死的地图,怎么这么大啊。”
“你应该选择骑兵。等骑兵五十级,会开启坐骑空间,到时候赶路就快多了。”林青平在一旁出主意。
马恒羽却摇头分析道:“骑兵固然有坐骑优势,但坐骑的存在会使行动的灵活性大打折扣,操作空间远不如地面职业。”
林海馨则看着时间问到:“现在已经0点了,你们不休息吗?”
林青平摇头道:“恒裁可以浅睡眠,对休息要求没那么高,这任务油水肯定不会小,我们应该抓紧速度,快点把任务做完,免得夜长梦多。”
马恒羽则问吐槽道:“你当女孩子都跟我们一样?林海馨,你要不要下线休息?任务可以等到明天再做。”
“不必了。”林海馨笑着摇头,“我白天睡了好久,没那么困。既然你们也不困,那就继续做任务吧。”
“走吧。”
……
五菱县顾名思义,外围环绕着一片水田,种满了莲蓬。一眼望去,当是风光无限。
眼前如此美景,引得林海馨不禁出声:“芰裳荇带处仙乡,风定犹闻碧玉香。”
林青平笑着接道:“鹭影不来秋瑟瑟,苇花伴宿露瀼瀼。”
马恒羽则一脸懵逼地看着二人,很明显这已经触及到他的知识盲区。
林海馨惊喜地问到:“你也知道这首诗啊?”
“嗯,曾经听过。”
“这首诗还是小浅告诉我的呢。”
林青平尝试回忆,那些支离破碎、听不到声响的过去,隐隐约约:“我好像,也是听别人说过。”
冷王狂寵:嫡女醫妃
林海馨追问到:“听谁说的啊?”
“不知道。”林青平苦笑着摇头,“我不记得过去了。”
“没事,没事。”林海馨安慰道,“不记得过去也不一定是坏事。小浅就说过‘如果能忘掉过去,那些不好的记忆也会随之消失,这何尝不是一件幸事’。现在,我将这句话交给你,希望你也不再苦苦纠结过往。”
林青平重重地点头,将林海馨说的话记在心中:“谢谢你,也谢谢你朋友。”
“不用谢!”林海馨轻笑着摆摆手,却发现马恒羽已经先行进入五菱县了,赶忙大声喊到,“等等我们啊,你跑那么快干嘛?”
马恒羽却不回头,林青平轻笑地摇摇头,与林海馨快步追上。
一进入五菱县,马恒羽便察觉到不对劲,低声道:“这里有古怪。”
林海馨则一脸奇怪:“哪里古怪了?”
林青平虽然也发觉了不对,但并没有说话,将舞台交给马恒羽。
马恒羽挪动脚步,将林海馨护在身后,沉身道:“镇上空空如也,见不到一个人影,空气中弥漫着尸体腐烂后的恶臭。”
林海馨用力地抽抽小巧的秀鼻,却并未嗅出任何不同:“我怎么没闻出来啊?”
林青平也前行一步,与马恒羽并肩,沉声道:“相信恒羽,他可是鬼探。”
马恒羽与林青平对视一眼,轻轻点头,很明显,双方都意识到了不对劲。
“往前走吧,青平你负责开路,林海馨你走在我们后面,注意保护自己。”马恒羽交代一句,两只耳朵灵巧地动了动。
林青平立刻进入警惕状态,握紧蜂王剑,时刻注意周围动静。
林海馨虽然还有些蒙,但也听话地将法杖召唤出来,亦步亦趋地跟在马恒羽身后。
三人小队保持警惕,慢慢向五菱县深处走去。
“青平,左侧房屋。”
猛地,马恒羽大喝一声,手持匕首,猛地冲向左侧那寂静的小屋。
林青平也已发觉,同步跟上马恒羽。
两人迅速接近小屋,只见里面是一个衣衫褴褛,背对两人的人。
“什么吗?就是普通人,搞的这么紧张。”林海馨也已跟来,不满地嘟囔。
林青平死死地盯着屋内道:“他可不是普通人。”
“什么嘛……”
我的妹妹们绝对超可爱!
“啊”林海馨话还没说完,屋内的人影已转过身来,将她吓得惊叫出声。
一身衣衫破烂不堪,脸上满是一个个烂洞,流着绿色的脓液,一只只花白的蛆虫正在蠕动,双眼只剩眼白,而且整个眼珠从眼眶突出来,摇摇欲坠地挂着。四肢干瘦如柴,布满大大小小的伤疤,隐隐可见里面泛着青色的骨头。
“青平,鉴别属性。”
在马恒羽出声的瞬间,林青平已将属性鉴定:
姓名:丧尸(下阶怪物)
种族:魔族
龙珠(番外篇)
类别:物理攻击
攻击:269-302
防御:180
生命:4500
等级:37
都市全技能大師 小說
特性:【腐蚀】:攻击有几率使目标进入易损状态
技能:【腐液】
简介:由普通民众吸食尸气而变异产生的丧尸。这只丧尸似乎在生前经历过严刑拷打。
“青平,上了。”
马恒羽反握匕首,冲向丧尸,意念流转,已使出洞悉加迫降。
系统提示:玩家魂影追忆使用技能【洞悉】,丧尸弱点洞悉成功,弱点位置:额头中央。
系统提示:玩家魂影追忆使用技能【迫降】,丧尸物理生命上限减少10%。
与此同时,马恒羽已逼近丧尸面前,手中匕首闪过寒光,重凿技能直击丧尸额头中央的弱点位置。
“不灭!”
林青平同时跟上,在马恒羽抽身的一瞬间,已使出破斩,直中丧尸额头中央。
“剑舞!”
马恒羽的匕首再次已诡异的角度送入丧尸的左肋,再次带走丧尸一小格血量。
丧尸挥舞干枯的手臂,落在林青平的左肩,却并未对林青平造成多少伤害。
身后,林海馨强忍着恶心,挥舞法杖,治疗光芒落下,将林青平的血量拉满。
仅仅一分钟,眼前这只丧尸便在林青平和马恒羽的夹击下倒地,再起不能。
望着倒地的丧尸,马恒羽语气中满是凝重:“看来,这五菱县没有想象中那般安宁。”
“是啊。”林青平附和,“我能感觉到,我们这次旅程充满血雨腥风。”
马恒羽转身看着脸色苦情的林海馨,关心道:“没事吧?”
“没事。”林海馨摇摇头,“先出去吧。”
马恒羽跟着林海馨出来 ,看着空荡地街道,脸上闪过一丝凝重:“走吧,就让我们揭开这神秘地面纱!”